中国人民网-中国人民论坛-中国网站导航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论坛 关注中国 图说中国 > 重症监护室的凌晨“战疫”
查看: 18|回复: 0

重症监护室的凌晨“战疫”

[复制链接]

5229

主题

0

粉丝

1万

金钱

管理员

发表于 2020-02-14 10:21:51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医护人员将一名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转运至重症监护室(2月5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的办公区内灯火通明(2月5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5日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曾振国(左)在护士长的防护服上写下“江榕,加油!”(2月5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护士长江榕推着医疗设备进入隔离病房工作(2月5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值班护士组长张筱在脸上贴“人工皮”,减轻护目镜和口罩对脸部的压力(2月5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值班护士组长张筱在脸上贴“人工皮”,减轻护目镜和口罩对脸部的压力(2月5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值班护士周黎在穿防护服,准备进入隔离病房工作(2月5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值班护士何淑娟在镜子前穿防护服(2月6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5日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在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里准备。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值班护士魏晨阳在进入隔离病房前,给自己加油(2月6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6日凌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在救治一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发(江榕 摄)

2月6日凌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重症监护室的值班医生在隔离病房内工作,他的护目镜上已经集满了水汽。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发(江榕 摄)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隔离病房里工作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黄丽青拿下口罩透口气。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6日凌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的值班护士们在近6小时的护理工作后,还要在办公室清洁区整理护理日记。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6日凌晨,值班护士程姝菡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休息室内短暂休息。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6日凌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的值班护士徐文惠在护士值班房内短暂休息。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监控显示隔离病房内的工作场景(2月6日摄)。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6日凌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曾振国在与隔离病房内的护士视频通话,了解患者情况。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2月6日凌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依旧灯火通明(无人机照片)。

2月5日20时许,一辆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寂静的街道,驶入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象湖院区。“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将来自江西抚州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运送进重症监护室。两名值班医生与护士长穿戴好防护服、护目镜,进入隔离病房对患者进行救治。

23时许,负责次日凌晨值班的护士们走进重症监护室隔离病房准备区。换鞋、穿隔离服、带口罩、穿防护服、带护目镜、写名字、检查设备,狭长走廊里,他们完成“全副武装”。

2月6日凌晨,已经在防护服里“泡”了近6小时的值班护士们交班后走出隔离病房。“终于能透口气了!”护士汤凌鹏迫不及待地摘下口罩。“我的脸小,就把口罩压得紧紧的,总觉得到处漏风,说不怕那是假的。”第一天在隔离病房上班的护士黄丽青说。

“患者入科,立即心电监护,呼吸机面罩给氧……”护士们在近6小时护理工作后,还要整理护理日记。护士徐文惠告诉记者,5床的大爷几次向她要纸写遗嘱,她鼓励大爷:“我们在努力,全国人民都在努力,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2月6日凌晨2点,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值班医生喘着气说:“刚刚进来的患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位重症患者通过抢救也转危为安,我们不会轻易放弃,有希望一定要坚持。”

2月6日凌晨4点,在熟睡的城市里,这里依旧灯火通明……

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